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马晋一的博客

BM.QMYS 约稿方式:Q 786203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史作家 图书作品:《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》、《别说你懂三国》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,纸质媒体若有刊出请务必联系本人。另,喜欢三国以及人文历史朋友可关注本人公众号:santbma

网易考拉推荐

玩笑三国(一二五):三国时代娱乐圈早已流行潜规则  

2013-03-05 12:02:00|  分类: 文化,玩笑,曹瞒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文:白马晋一

三国时代的主旋律,自然是打仗。可掐累了架,终究也要休息,此时若搬张小板凳,站在上面高亢一曲,恐怕也是未尝不可。譬如,我们著名的美男周瑜就有一出“曲有误,周郎顾”,再如我们的孔明先生,索性端坐城门开了一场十万人不插电演唱会,也博个空城计的美名。不过,即便周瑜、孔明们颇有娱乐精神,但毕竟也是走穴玩票,行军打战恐怕还是正道。因此,如若非要探三国时代的娱乐圈一个究竟,搬出史料想必在所难免了。

首先,我们翻开的是《曹瞒传》。《曹瞒传》这书,原为三国时代吴人所著,东吴北魏一向势不两立,书中调侃曹操在所难免。虽说此书不一定严肃,但绝对好玩,我们不妨摘取其中一条:“(曹操)好音乐,倡优在侧,常以日达夕”,所谓的倡优,实际就相当于现代的娱乐明星。可以看出,曹操是个音乐发烧友,闲暇无事总会借着探讨艺术之名,邀些小明星来家里喝喝茶,喝着谈着,艺术片就成了动作片。当然,一些想走红的娱乐圈小明星,对这位大领导的潜规则倒也心神领会,纷纷投怀送抱。

可是,鲜有技术含量的陪睡,不一定都能分到一杯羹,有的时候,甚至会惹来一身臊。接下来的这个故事,同样源于《曹瞒传》,“有幸姬常从昼寝,枕之卧,告之曰:须臾觉我”。古代没有闹铃,睡到自然醒有时也是难免,不过,我们曹操倒也创意,对陪睡的女明星多了吩咐,添加了闹钟功能。可这个“美人闹钟”,却有“死机”的时候,原来,这位陪睡的女明星,见曹操睡意正酣,竟然不忍敲打梦乡,待曹操觉醒,天色已是渐晚。也不知是真耽搁了要事,还是先前恰做了一个闹心的恶梦,我们的曹操,一边拭去嘴边残留的口水,一边喊来门外侍立的下人,竟将此可怜女星拖下棒杀(“姬见太祖卧安,未即寤,及自觉,棒杀之”)。

玩笑三国(一二五):三国时代娱乐圈早已流行潜规则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陪睡潜规则,倒也不全是曹操的专利,至少,我们宅心仁厚的刘皇叔的宝贝儿子阿斗同志,也学了几分风流故事。《三国志》是有记载的:“(刘琰)妻胡氏入贺太后,太后令特留胡氏,经月乃出”。这位胡氏,可是蜀汉车骑将军刘琰的老婆,“有美色”、“能为声乐”(《三国志》)。当然,这位浑身洋溢着“文艺范”的高官姨太太,绝不甘心只在家打打麻将溜溜狗,偶尔寻个集市机缘,抛头露面亮亮嗓倒也打花时间。

恰巧,我们的阿斗同志,寻了相父诸葛亮北伐中原之机,无人管束,央求母后一通,于是打着为太后祝寿联欢的名义,邀请一干文艺女星,进宫表演助兴。胡氏虽然谈不上职业艺人,但也在邀请之列。可未曾想,这一场舞,竟跳了一个来月。床边的女人,竟被别人“包养”月把时间,家中的刘琰,自然忿忿不平,心思自己好歹也是高官,平时只有自己潜规则女星的名堂(“号为侈靡,侍婢数十”《三国志》),如今自己女人被潜,面子想必难堪。

面对着手下的微辞,阿斗终究是个阿斗,自然没有阿瞒的气场。接下来的事态,似乎有些不可收拾了。刘琰同志的家中,爆发了一场战争,原来,被绿帽子遮住心智的刘琰,完全失了风度,竟喊来数百家丁,高声陈述一位男人的屈辱血泪史,然后群起批斗,竟硬生生将这位面容桃花的业余女星,打成了残花败柳(“疑其与后主有私,呼卒五百挝胡,至於以履搏面”)。潜规则之所以叫潜规则,大约是见不得光的,闹大了恐怕就成了笑话,经过刘琰一个闹腾,自然也就不方便循此规矩了(“自是大臣妻母朝庆遂绝”《三国志》)。

玩笑三国(一二五):三国时代娱乐圈早已流行潜规则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娱乐圈的艰辛,受伤的不止女星,有的时候,男星恐怕也是难逃牵连。当然,男星的陪睡,不算多见(其实在三国,和士大夫睡觉是件很时髦的事情,譬如张飞,当年就非要睡当朝财政部长刘巴,当然,娱乐男艺人是不够陪睡资格的)。躲过陪睡的缛节,陪个酒局陪张笑脸,想必也是要的。《三国志》有这样一个记载,魏文帝曹丕喜欢讲排场,每逢年会,总会喊上一些当红明星露脸助兴,名单当中,少不了杜夔、马真。马真倒是欣然应邀,可杜夔却不愿意了,不用说,杜夔肯定是当时娱乐圈的头牌(“尝令夔与马真等于宾客之中吹笙鼓琴,夔有难色”)。

关于杜夔同志的来历,我们倒是可以插个笔墨,《三国志》这样记载的:“夔善钟律,聪思过人,丝竹八音,靡所不能”。可以看出,杜夔在当时,绝对是个创作型的音乐才子。不过,这位才子是如何登上娱乐界一哥宝座的,倒也有一个故事。原来,当时的娱乐圈,还有一位名叫柴玉的乐手,心思细腻、指如纤玉,总把乐器照顾的周到,自然也拥有许多的粉丝(“钟工柴玉巧有意思,形器之中,多所造作,亦为时贵人见知”)。一山不容二虎,这在哪个行业恐怕也是一样,接下来,互相挖坑是必然的。杜夔指责柴玉“其声均清浊多不如法”, 柴玉反唇杜夔“清浊任意”。于是,纠缠不清的两位,请来了裁判曹操(“夔、玉更相白于太祖”,当时曹操还在世)。

其实,艺术这种东西,不像跑步谁人快慢,那般的一目了然。现在的娱乐PK,底下投票器,钟爱摇滚还是蓝调,观众青菜萝卜各有所爱,拼的大抵是人气。不过,依古时的规矩,大多一言堂,孰是孰非,终究还是看领导喜好了。曹操虽是音乐发烧友,但大抵只是玩票,不过,内不内行,怎能让几个戏子优伶知道,于是煞有介事地拿过铸钟,装模作样的一敲,然后一个摇头道,这个明显不行嘛,我看杜夔说的没错,柴玉看来就是一个走江湖的啊(“太祖取所铸钟,杂错更试,然后知夔为精而玉之妄也”)。至于柴玉的下场,竟从大牌明星自由落地沦为了弼马温(“于是罪玉及诸子,皆为养马士”),按现代话说,就是给封杀了

玩笑三国(一二五):三国时代娱乐圈早已流行潜规则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出来娱乐圈混,迟早是要还的,当年杜夔风光的往事,竟在猜拳、吹瓶,偶尔冒出几声饱嗝的喧嚣声中,彻底凌乱了。兄弟,再来一首,哥们,过来握个手,这位娱乐圈一哥,就这般僵住在舞台中央欲哭不能。于是,杜夔借了个机会,寻到曹丕身旁,低声道,我这三国好音乐啊,恐怕是下不了这低俗的场面罢。谁知话音未落,曹丕把脸一沉道,唱,继续唱。当红明星的尊严,就这般赤条条地被领导潜规则了,杜夔自觉天旋地转,后来竟不知如何下得舞台的。

如此看来,在三国的娱乐圈里,无论投怀陪睡的无名小角,抑或坐拥万千粉丝的风光大牌,到了领导们的跟前,终究是平等的,都是要低声下气的。我们的杜夔同志,以为自己红了几个作品,就成了“高富帅”,想耍一个大牌,摆一道“非诚勿扰”的谱,却未想领导放下脸来,一声棒喝,终究现出了“屌丝”原型,落场之后心中愤懑不平,抑郁了,不久倒也一命呜呼(“夔自谓所习者雅,仕宦有本,意犹不满,遂黜免以卒”《三国志》)。

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