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马晋一的博客

BM.QMYS 约稿方式:Q 786203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史作家 图书作品:《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》、《别说你懂三国》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,纸质媒体若有刊出请务必联系本人。另,喜欢三国以及人文历史朋友可关注本人公众号:santbma

网易考拉推荐

玩笑三国(一一八):铁血型男马超堪称三国“天煞孤星”   

2013-01-10 10:00:00|  分类: 白马江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文:白马晋一

一直有个说法,英雄注定是孤独的。可像马超这般孤独的英雄,恐怕不多。当然,倘若翻开演义,锦马超无疑是风光的,“银甲白袍,眼若流星”,无论搁置哪个朝代,都绝对是帅哥一枚。当然,回归战场,这位被西凉兵士奉为至尊战神的男人,曾把三国第一奸雄曹操打得割须弃袍,狼狈惊叫“马儿不死,吾无葬地”,即便后来军事失误,投靠刘备,也能官拜五虎上将,身享荣华。

可是,当我们合上演义,搬出史料,抹去尘封的灰,却不禁感触一股落寞的悲情扑面而来。原来,马超虽是名将忠臣之后,可当了父亲马腾之时,汉室已经羸弱不堪。西凉这个地方,一向山高皇帝远,中央无力,自然就有了私心。很遗憾的是,有野心的不止马腾一人,至少韩遂也是。当然,接下来的火拼估计就难免了。《典略》是这样记载的,“腾攻遂,遂走,合众还攻腾,杀腾妻子”。两虎相争,互有胜互也是常事,可悲催的是,拼着拼着,马超的妈就给拼没了。女人是衣服,孩子他爸马腾倒不觉得心疼。可没妈的孩子,恐怕是难逃草的际遇,马超后来的人生命运,也许此时就已注定。

当然,那时还是小屁孩的马超,少了母爱,自然凭空多了几分暴虐。恰西凉本就是崇武之地,找碴碰瓷打架自是家常便饭。经过一番“练级”,青春期的马超,已经成长为一只“愤怒的小鸟”,在当地小有名气。身负绝技,找仇家雪恨看来是必须的,可遗憾的是,政治斗争就像小孩子过家家,时隔多年,马腾韩遂二人居然又成了同穿一条裤裆的亲密无间好战友,满怀深情的手拉手共同敲打中央政权。

当然,作为当时中央政权的代言人,曹操自然无法忽视后方这颗“定时炸弹”,奈何路途遥远,讨伐的可行性似乎也不太高,于是一番安抚也是当然的。就在你来我往的调戏安抚,加点偶尔闹闹的小矛盾的年月里,曹操和马腾像极了暧昧中分居两地的小年青,又疼又痒地打发着日子,也算是相安无事。不知不觉间,马腾年岁渐长,问鼎天下的雄心也淡了下来,竟然真对曹操产生了好感,于是对方一个督促,心动看来难免的。

豪宅香车美人,配套省部级高官待遇,见“心上人”终于答应投怀送抱,曹操开出的筹码自然是光鲜的。不过,在此次家族集体户籍动迁的大名单里,马超却不在其中。原来,打小缺少母爱的马超,一直是缺乏安全感,至于自己不靠谱的老爹,也没有了太多眷恋。与其寄人篱下,不如守着自己的一分田。选择自主创业的马超,自然接管了马腾留下的军队(“征为卫尉,腾自见年老,遂入宿卫。又拜超弟休奉车都尉,休弟铁骑都尉,徙其家属皆诣邺,惟超独留”《三国志》)。

玩笑三国(一一八):铁血型男马超堪称三国“天煞孤星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出来单干的马超,想方设法把家族产业做大是肯定的。当然,对于曹操来说,这是绝对不容许。与其等着马超把地盘搞大,不如自己先把问题搞大。终于,曹操逮着西征汉中张鲁势力的机会,非要到关中视察工作。关中一直是马超的地盘,倘若曹操效仿汉高祖刘邦,祭出当年绑架淮阴侯韩信的招数,自己不就是瓮中之鳖。马超书读得不多,但道理不是不懂。如此盘数一番,一向敏感的马超急了。人急得时候,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,于是马超找到了杀母仇人韩遂。

当然,马超敲开韩遂房门,不是来报仇的,而是来认干爹的。“关东人不可信,今我马超弃父,以将军为父”,《典略》记载着这番对话,终于把马超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。很快,韩、马达成同盟,扯开大旗公然造反。马超反应如此激烈,这是曹操没有想到的。既然事态已经搞大,收拾残局自然是应该的。当然,这需要时间。就当曹操的智囊团们,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论证征战可行性的时候,马超的铁骑已经杀到凉州冀城城下。

坐镇冀城,同马超打上照面的的守将,名叫韦康。韦康这人,可不简单。《三国志》是这样描述的,“雅度弘毅,伟世之器”,在凉州可是拥有着极高人气的政治明星。不过,打战不是比人气,而是比实力。数月围城之后,韦康终于沉不住气了。人沉不住气,就容易做傻事。头脑发热的韦康,不顾部将杨阜等人的反对,执意打开城门要和马超讲和。和马超谈条件,无疑是与虎谋皮,韦康的屁股,还未坐上谈判桌,人头却早已挂上了城楼。兵荒马乱的年代,杀人并不是问题,但杀了一个颇有人气的好人,问题就出来了。

不久,马超亲手推倒的骨牌,终于开始发酵。原来,眼见“偶像主将”无端身死,韦康旧部杨阜、姜叙等人自然是义愤填膺。可马超兵强马壮,如何反戈一击,这可是要有学问的。于是,几个铁杆老粉丝,寻了个机会,围在一起下了一盘不大不小的棋。“复仇者联盟”的分工大致是这样的,杨阜假意投降,潜伏马超身边适机反制。姜叙伏兵离冀城不远处的历城,谋划起兵“造反”(杨阜、姜叙等,合谋击超《典略》)。

玩笑三国(一一八):铁血型男马超堪称三国“天煞孤星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人风光的时候,同样也容易犯错,一路所向披靡的马超,眼见小小历城守将姜叙,竟胆敢以卵击石,冷笑一声,吩咐家中爱妻赶早到集市买点酒菜,张罗一顿烛光晚餐,凯旋之时也好交杯共饮。如此交待一番,马超鸡鸣之时,亲率大军,倾巢出动,直赴历城。杀鸡用牛刀,城破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。趾高气扬的马超,瞧见押解在地的姜叙家中老小,甚是得意。未想姜叙老母挣脱左右,厉声骂道:“汝背父之逆子,杀君之桀贼,天地岂久容汝,而不早死,敢以面目视人乎!(《典略》)”大庭广众被一阵呛声,马超自然面红耳赤,难堪之余,一声令下,竟将家中老小,一并斩杀。

就当马超端坐别人家中,杀人老娘刷经验的时候,却万万没有想到,冀城爱妻张罗的那顿最后晚餐,自己竟然没份。原来,就在马超兵赴历城之时,杨阜早已号召一干“韦康粉丝团”,悄然占领了冀城老巢。待马超醒悟之时,回马枪杀到冀城城下,却为时已晚。在这场互刷人肉经验的血战中,杨阜身被五创,宗族昆弟死者七人,而马超一族,更是“全家覆没”,妻儿数十颗人头,却已悬挂城楼之上。戏剧的是,数日之前,韦康的人头也曾在这里呆过。天堂地狱,一瞬之间悄然改变,内心世界早已血肉模糊的马超,终觉天旋地转。

恰在此时,军中情报传来,朝廷援军夏侯渊铁骑已在不远处集结。捐躯赴妻难,还是逃生思卷土?一阵盘算,马超终下不了当年项王的决心饮血自刎,于是带着残部逃亡汉中,投靠了张鲁。张鲁这人,割据汉中多年,近来一直有风声,曹操准备将其名下资产收储为“国有用地”,本就头疼不已,马超前来投靠,自然也是欣喜。于是,由张鲁同志亲自牵头,大张旗鼓地开了场酒会,热烈欢迎西凉神将马超“兵败归来”,一阵客套寒暄之后,马超就此住下。

对着一表人才的马超,张鲁瞧着欢喜,动了纳婿的念头。可刚经历丧妻之痛的马超能否答应,张鲁心中没底,于是派了亲信,前去打探了口风。没想到,没心没肺的马超居然一口答应了。可是,马超答应了,张鲁却反悔了。原来,张鲁的秘书踩住了裤脚,挤眼道:“马超这人命犯孤星,连爹妈都能抛弃,更何况其他人呢?”(“欲妻之以女,或谏鲁曰:有人若此不爱其亲,焉能爱人?鲁乃止。《典略》)”张鲁想想也是,于是断了结亲的念头。

行文至此,友情“插播”一下马超老爹马腾老同志的晚年光景。原先在帝都插花逗鸟的过着惬意生活的马腾,终在马超的马蹄声中,举家搬进了大牢。之前眉来眼去的曹操,撕破脸皮,居然比翻书还快,牢骚不断的马腾,盘坐在牢中,终于悟出了人生的两个道理:

一,儿子是靠不住的

二,老相好也靠不住的

玩笑三国(一一八):铁血型男马超堪称三国“天煞孤星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可就当马老同志思考出结果的时候,一家老小的人头,却已飘零在异乡的冷风中(“超与韩遂举关中背曹操,腾坐夷三族”《后汉书》)。有了马腾的前车之鉴,张鲁背上一阵凉气,心道这便宜岳父,自然是当不得。可是,当不成上门女婿的马超,开始心生怨念。聪明的人,不满往往藏在心里,鲁钝的人,不满常常挂在嘴边。可惜的是,我们的马超绝对不是个聪明人。听闻马超背地里说自己闲话,张鲁自然不快,心中暗骂道,即便是个帅哥,寄人篱下,还是得讲规矩嘛。主宾不睦,翻脸是迟早的,可遗憾的是,“客场”作战的马超,又一次成为了失败者,仓皇逃窜之间,终于投入了刘备的怀抱。

马超拍拍屁股跑路走人了,可在冀城之役中,侥幸逃脱的小老婆董氏以及独苗儿子马秋,却再没有此前的好运。张鲁投诚“朝廷”之后,董氏自然落入曹操手中。曹操这人虽然好色,可“天煞孤星”的老婆,究竟还是不太敢碰,于是又移交给了张鲁。如何处置马超留下的孤儿寡母,张鲁遇到了难题。琢磨着曹、马两族素有血海深仇,曹老板的意思无非借刀杀人,又想起马超恩将仇报之恨,于是一个心狠,手起刀落,竟把马超残留的希望给拈灭了。

少年没妈,青年丧父,中年亡偶。所有韩国家仇泡沫剧的狗血剧情,让马超一人给占全了。客居西川的马超,每每想起“那些年,一起丢掉的亲情”,胸中自然怨闷难解,郁郁寡欢,不久终于一病不起。临没之时,上疏道:“臣门宗二百余口,为孟德所诛略尽,惟有从弟岱,当为微宗血食之继,深讬陛下,余无复言”(《三国志》)。一代铁血硬汉,竟“阻戎负勇,以覆其族(陈寿语)”,晚景落个如此凄凉,可怜的人,必然有其可悲之处,看来此话不假。
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9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