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马晋一的博客

BM.QMYS 约稿方式:Q 786203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史作家 图书作品:《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》、《别说你懂三国》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,纸质媒体若有刊出请务必联系本人。另,喜欢三国以及人文历史朋友可关注本人公众号:santbma

网易考拉推荐

玩笑三国(一零四):三国第一毒士曾导演“处女保卫战”   

2012-09-27 08:30:00|  分类: 白马江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:白马晋一

 

尽管三国时代谋者如云,但有一人不可不提,此人名叫贾诩。翻开贾诩的个人履历,我们不禁惊呼,这位先后委身逆贼董卓、李傕、张绣之人,最后居然在曹魏政权体制内位列三公,可见政治智商之高明。可也就是这位三国顶级智者,却为历代文人口诛笔伐。譬如为《三国志》作注的裴松之先生如是评价:“诩之罪也,一何大哉!自古兆乱,未有如此之甚。”至此起,三国第一毒士的黑帽稳稳地扣于贾诩头上。

为何裴老学士等一干文人要给贾诩如此“差评”?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。那么,我们不妨拨云见日,来还原一下当时事件的原委。东汉末年,董卓跋扈朝廷,引来同僚的诸多不满,终在京城被设计扑杀。董卓残部李傕郭汜等人见大势已去,遣使诣长安请求赦免。可迂腐的王允居然没有同意,李傕等人“投怀送抱”不成,心生恐惧,不知所为,准备各自散逃乡里。

事件至此,本已平息。就当李傕等人准备打包回乡避难之时,参军贾诩提了条鱼,来到帐前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更何况军中将士,大难临头,参军意欲何为,李傕心中甚是疑惑,于是揶揄道:“先生真是雅致,如今大家性命难保,您还惦记着鱼汤啊?”贾诩微微一笑,答道:“自古以来,枪杆子出政权,将军如若放弃抵抗,就犹如这砧上鱼肉,任人宰割。”“依先生高见,应该如何是好?”李傕想想也是,反问道。“这事好办,我们不妨打着为董太师复仇的旗号,忽悠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,搞个清君侧运动。若事不成,再走不迟”,贾诩贴耳轻语。(“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,而诸君弃众单行,即一亭长能束君矣。不如率众而西,所在收兵,以攻长安,为董公报仇,幸而事济,奉国家以征天下,若不济,走未后也。”《三国志》)

玩笑三国(一零四):三国第一毒士曾导演“处女保卫战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李傕一听,笑道,此计大妙,若无先生提点,岂不误了大势。于是,李傕连夜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贴上一条消息:“惊闻王允欲洗荡西凉之人,求辟谣”。消息一出,短短数日,转发竟然数万。西凉诸将心想,董相国无辜暴毙,王允定是画策之人,这老匹夫一向不留情面,与其待毙,不如先发制人。于是纷纷率军昼夜兼程,奔袭长安,及至长安城下,已集结数万之众。京城守将吕布,本就是贪生怕死之徒,一见大势不妙,立马弃城而逃。

都说江山如此多娇,可此时的帝都长安却是多难的,才走了草包吕布,又来了暴徒李傕。军人出身的李司令,平时只懂和几个姨太太互动调情,大字都不识一个,面前庞大的国家机器,如何打理终究一筹莫展。更加要命的是,李傕喜欢大搞运动乱扣帽子,但凡有些文化的官员,只要不听话,全以蛊惑朝廷为由被打入死牢。同样持有兵符的郭汜、樊稠,见李傕大有一手遮天之势,终于开始不买账唱反调,于是,中央朝廷出现了李傕、郭汜、樊稠“三权分立”离奇现象,至于幼齿少年汉献帝,早已被三人晾到一旁凉快。

久违了安宁的京城,游走在李傕、郭汜、樊稠三人怒目相向的刀尖上,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。为了对抗政敌,李傕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请外援出场。所谓的外援,就是关外大漠的胡羌蛮兵。胡羌之辈,属于茹毛饮血的游牧民族,向来不讲规矩,入关伊始,一路只知烧杀抢掠,即便京城之地,也是腥风血雨,朝野顷刻之间大乱不堪。

眼睁睁地瞧着胡羌蛮兵在帝都兴风作浪,引狼入室的李傕同志处境甚是难堪。更不堪的是,李傕当初为支付昂贵的外援出场费,竟开出空头支票,承诺事成之后,宫中大小女人,一并交由处置。如此荒唐的承诺,汉献帝自然勃然大怒,可胡羌之徒从来不讲道理,夜夜来宫门起哄索要女人。皇宫重地,本就禁止喧哗,倘若不慎言语交恶,胡人提刀进殿,那可如何是好。正当汉献帝愁眉不展之际,恰逢贾诩进宫汇报工作,见此尴尬情景。略思片刻,贾诩同志言道:“陛下勿扰,下官自有办法。”

玩笑三国(一零四):三国第一毒士曾导演“处女保卫战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原来,贾诩因自己当年只言片语,竟使中原遭此浩劫,心中本就不安,一直寻思机会赎罪。贾诩还了解到,胡羌地区实行一妻多夫制(胡羌叔嫂可以通婚)。一妻多夫,似乎看上去很美(这不正是当代腐女们所梦寐),可实际操作起来,却要悲惨的多。女人们倘若来到马背之地,一辈子恐怕都无法摆脱被“骑马射箭”的命运。宫中女子,大多未识房中之事,如此处子之身,若去蛮荒之处,遇上彪悍男子,床上轮番颠覆,羸弱身体如何受起。岂不羊入虎口。每每想到偌偌大汉王朝,竟连自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,贾诩自是分外痛心。

于是,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贾诩怀揣小皇帝的御诏,只身来到胡羌军营。胡羌首领见宫中来人,自然高兴,老远就囔囔道,老子的女人呢?贾诩也不客套,开门见山道:“诸位休急,女人本是身外之物,何必耿耿于怀。至于那帮宫中女子,本就娇生惯养好吃懒散之辈,倘若远徙大漠,成日哭哭滴滴,还不坏了好汉心情,如此成事不足,反倒多张嘴吃饭,这赔本买卖,不做也罢。何况,壮士们远道而来,所谓何事,无非荣华富贵。圣上英明,早在已备上酒筵千张,只等诸位光临,届时宫中珍宝,尽可把玩。倘要官爵的,什么骠骑将军、车骑将军,只管开口,圣恩浩大,一纸即可任命。

胡羌之徒本是粗人,一桌好酒好肉招待,远比玉体横陈有趣,何况过把官瘾,也不失一场雅致,于是立马拍手赞同(“帝患之,使诩为之方计。诩乃密呼羌、胡大帅饮食之,许以封爵重宝,于是皆引去”《献帝春秋》)。如是,李傕的一张空头支票,引来了豺狼虎豹,贾诩又开了一张空头支票,竟使强虏烟硝散尽,看来,无论在哪个年代,脑门上的含金量,是可以决定事业线深度的(李傕下场身首异处,贾诩最终官列三公)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