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马晋一的博客

BM.QMYS 约稿方式:Q 786203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史作家 图书作品:《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》、《别说你懂三国》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,纸质媒体若有刊出请务必联系本人。另,喜欢三国以及人文历史朋友可关注本人公众号:santbma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玩笑三国(五五):闲谈三国时代有趣的“毒舌帮”  

2011-09-09 09:03:00|  分类: 白马江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:白马晋一

 

近年来,娱乐选秀栏目颇是风生水起,虽然争议不断,但在民间一直保持较高关注度。其间,不仅催红了春哥等一干草根明星,同时也让包小柏、杨二等言语犀利的毒舌评委挣个衣钵满盆。当然,如果我们遥想三国时代,也不乏能找到一些能言善辩的毒舌人物,其中,最著名的应该非诸葛丞相莫属。

从刚出山时的临危受命渡江的舌战群儒到暮年北伐时的骂死王朗,诸葛丞相总能轻摇三寸之舌,在刀光剑影中建功立业。不过,江湖中关于丞相的传说已经太多,我们不凡把操劳的武侯暂时封存,在三国里试着再寻觅一番,这时,我们应该能找到陈琳。

可以推断,这个颇为秀气的名字的主人应该是个文弱书生。倘若不是生逢乱世,也许文人陈琳会在“杨柳岸晓风残月”的靡靡之音中了却一生。可是,乱世不容得闲人“摆首弄姿”的,兵荒马乱的年代,不找个靠山,恐怕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于是,这个书生走进了政治。走进政治的文人,文笔难免就有了偏颇。好吧,我们还是花点时间,先来看一下陈琳的从政之路:汉灵帝末年,曾任大将军何进主簿,后董卓肆虐洛阳,陈琳避难至冀州,入袁绍幕。袁绍使之典文章,军中文书,多出其手,也就是说,陈琳成了袁绍手下的宣传干事。

后来,袁绍和曹操翻脸了,要打一战。战前总要做个动员大会,于是袁绍要求陈琳写一篇“重口味”一点的文章来埋汰曹操一番,于是,著名的《为袁绍檄豫州文》应时而成。这篇文章是在太精彩了,我们不凡摘抄一二:

“……司空曹操祖父腾,故中常侍,与左悺、徐璜并作妖孽,饕餮放横,伤化虐人。父嵩,乞丐携养,因臧买位,舆金辇宝,输货权门,窃盗鼎司,倾覆重器。操赘阉遗丑,本无令德,僄狡锋侠,好乱乐祸……历观古今书籍所载,贪残虐烈无道之臣,于操为甚。莫府方诘外奸,未及整训,加意含覆,冀可弥缝。而操豺狼野心,潜包祸谋,乃欲桡折栋梁,孤弱汉室,除忠害善,专为枭雄……当今汉道凌迟,纲弛网绝,操以精兵七百,围守宫阙,外称陪卫,内以拘质,惧篡逆之祸,因斯而作。乃忠臣肝脑涂地之秋,烈士立功之会也。可不勖哉

玩笑三国(五五):闲谈三国时代有趣的“毒舌帮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骂人也能骂得如此畅快淋漓义正词严字字珠玑,纵贯古今恐怕也只有陈琳能做的出来。寥寥数语,骂尽曹门三代,只可怜了曹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,经过“毒舌文人”陈琳的艺术宣传,全成了民间百姓家的笑谈,这也难怪檄文传至许昌,“时曹操患头风,卧病在床,左右将此檄传进,操见之,毛骨悚然,出了一身冷汗,不觉头顿愈,从床上一跃而起。”文章竟有如此疗效,却也怪事,“陈琳之檄,可愈头风”,更成了一个很有名的典故。

富有戏剧性的是,官渡之战袁绍大败,陈琳居然被曹军俘获。可以想象,一场残酷的“文字狱”正在向陈琳悄然走来。不过,事态的发展却恰恰相反。曹操竟然不计前嫌,拉着陈琳的手笑着戏谑:“辱我足矣,奈何辱我祖?”受宠若惊的陈琳尴尬地答道: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”由此看出,陈琳这位同志写作其实是没有多少操守的,只要时局需要,他可以泼墨水,也可以唱红歌,还可以贴大字报。反正,一切按领导的既定方针办。当然,在曹操面前摆个低姿态认错后,陈琳依然仕途享通,继续做他的文书工作,只不过,领导换成了曹操。

如果说陈琳略输风骨的话,那么接下来的两位毒舌人物可就不得不提,因为他们骨头可是硬的很。他们一个叫阮籍,一个叫孔融。我们先来谈一下阮籍。阮籍是曹魏时期著名的文人,很巧的是,阮籍他爹阮瑀和陈琳还同在宣传部门工作(陈琳为司空军师祭酒,与阮瑀同管记室)。这个阮籍,在政治上本有济世之志,因看不惯司马家族的肆意弄权,所以借酒避祸,故作狷狂痴态,经常和嵇康刘伶等七个文人酒友在竹林之下的大排档“划拳喝酒”打发闲散日子,于是被世人称为竹林七贤。当然,一个胸怀大志的年轻人,天天做一些放浪形骸的事情,日子久了,心中难免就有些郁闷。郁闷了,难免就想骂人。恰逢有次阮籍“自驾游”经过楚汉古战场,触景生情,想起自己的怀才不遇,不由呛声道:“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!”当然,阮籍这话是说给早他四百年的刘邦听的。只言片语,就把大汉家的老祖宗都给端了,阮籍的毒舌功力,的确不容小觑。

说阮籍怀才不遇,其实也不全对,应该说是不愿同流合污。当时,司马家还是挺看得起这个才思敏捷的狷生,有点想重用他的意思,所以经常请他过去喝茶。司马家族是当时曹魏政权实际的统治者,阮籍心里尽管不太愿意,表面上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。有次,阮籍和和几个官员在司马府邸泡茶,一位在陪官吏向司马司报告了一起儿子弑母的案件。一旁的阮籍被司马昭喊来喝茶,心中本非情愿,听到如此离奇案件,冷不丁脱口而出:“嗤!杀父乃可,杀母则万万不可!”杀自己老爸是可以的?此番大逆不道的毒舌言论一出,当时在座者全都目瞪口呆。司马昭问道:“杀父,天下之极恶,而以为可乎?”阮籍也是聪明,来了个脑筋急转弯,从容答道:“禽兽知母而不知父,杀父,禽兽之类也。杀母,禽兽不如。”我们不得不佩服阮籍的巧舌如簧,直说得同席人等大为叹服。

玩笑三国(五五):闲谈三国时代有趣的“毒舌帮”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阮籍虽然离经叛道,但还是不及孔融。孔融是个很有来头的人,一他是孔圣人的二十世孙,二他是三国时代著名的建安七子里的带头大哥(阮籍的老爹也是其中一个)。《三字经》里有个“孔融让梨”的故事,更是让孔融的美名流传了数千年。不过孔融的个人言论,远没有让梨那样谦逊。《后汉书.孔融传》有这样一个记载:“时,年饥兵兴,操表制酒禁,融频书争之,多侮慢之辞。”讲的就是某年是饥年,曹操出于对军国大计的考虑,认为应该禁酒,使粮食用来补充兵用,因此颁布了《禁酒令》。恰巧孔融偏偏是个“酒君子”,禁酒不是等于要了他的老命,于是他写了《难曹公表制禁酒书》,里头对曹操禁酒的举动百般揶揄。孔融说道:“曹公,你禁酒可以,但听说夏桀和商纣王是因为女色亡的国,那你怎么不干脆把婚姻也禁止算了。”面对如此大胆的顶风作案,曹操自然愤怒异常,只是由于忌惮孔融的才子大名,并没有当场发作。
    硬骨头的孔融,在和权臣曹操抬杠中尝到“甜头”,说话越加有恃无恐。终于,孔融没心没肺毒舌言论还是给他带来了灭门之祸。孔融是个不拘小节的人,他在公开场合说:“父之于子,当有何亲?论其本意,实为情欲发耳。子之于母,亦复奚为?譬如物寄瓶中,出则离矣。”也就是说,父亲对于儿子有什么亲情可言?归根到底父亲生下儿子的本意不过情欲发作的一种本能罢了;儿子同母亲同样来讲又有什么感情了?就如同放在瓶子中的一个东西,出来后就分离了,没有任何关系了。这种离经叛道的言论,就是在现在也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。更何况当时汉代统治者提倡“以孝治天下”,孔融所谓的“孝道不足守”,不正是狠狠地扇了当权阶级一个响亮的耳光。孔融的这出毒舌事件,终于给曹操抓住了把柄。赤壁之战前夕,北方局面已定,曹操为了排除内部干扰,开始对孔融下手了。他授意丞相军谋祭酒路粹诬告孔融“欲规(谋划)不轨”、“跌荡放言”。罪状就是孔融这段有悖人伦的言论。就这样,“一代大儒”孔融被弃市,妻子儿女同时遇害。

有趣的是,同样拿老祖宗说事,陈琳是平步青云,孔融是身首异处,看来,对于曹操而言,讲了什么话其实不重要,关键的还是看这人听不听话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