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马晋一的博客

BM.QMYS 约稿方式:Q 786203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史作家 图书作品:《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》、《别说你懂三国》 本博客文章均属原创,纸质媒体若有刊出请务必联系本人。另,喜欢三国以及人文历史朋友可关注本人公众号:santbma

网易考拉推荐

玩笑三国(六七):三国时代三个痴情男人的旷世之恋  

2011-12-01 23:27:00|  分类: 白马江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文:白马晋一

 

翻开历史的书卷,我们会发现女子之于男人大多要专情:名伎杜十娘钟情李甲,却奈何书生见利移情;才女卓文君背父私奔,却怎想司马相如见异思迁……不过,当我们把历史的焦距移到不过百年的三国时代,会发现这段狭短的历史里居然沉睡着这三个痴情的男人。他们的旷世之恋,多少挽回了男人的一丝名声。

我们首先要讲的是一场苦恋,这场苦恋的主角叫做曹植。曹植,曹操的夫人卞氏的第三个儿子(曹丕的亲弟弟),自幼聪颖过人。在诸多儿子中,曹操曾经认为曹植是“最可定大事”者,几次都想要立他为太子。曹丕登上皇位之后,觉得曹植碍眼,找个借口想除掉他。曹植见自己的亲哥哥要痛下杀手,心中十分的悲伤,于是做了一首七步诗向赠:“煮豆燃豆箕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”不知是否情景生情的缘故,一向心狠手辣的曹丕放过了曹植。

好一个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,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皇权之争,也许未必。当然,事情的缘由还要从一位女人说起。这位女人名叫甄宓,曹丕的妻子,曹植的嫂子。当年,曹操大破袁绍,俘其妻女。残瓦破墙之中,曹丕初见甄宓(当时还是袁绍的儿媳妇),翩若惊鸿,马上向曹操递上一份结婚申请书,就这样,甄宓戏剧性地成为了曹丕的妻子。当然,曹植和甄宓的人生也因此有了交集。到底曹植何时初遇甄宓,史书上并没有明言。是在曹丕的结婚典礼上?还是在秋日里的洛水河畔?我们不得而知。只不过,这位曾经被曹操认为是“最可定大事”的皇子,开始变得行端古怪,终日以酒为伴。放任自流,不拘礼法,屡犯法禁,甚至引起曹操的震怒。个衷缘由,难道是曹植对于甄宓苦恋不得,怨相见恨晚,遂借酒消愁?

玩笑三国(六七):三国时代三个痴情男人的旷世之恋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当然,对于这段叔嫂恋,史书上颇为隐讳。不过,无论史官们如何隐讳,但终究露出了“马脚”。甄宓死的那年,曹植到洛阳朝见曹丕(这时候,曹丕这个薄情汉已经另有宠幸)。甄宓的儿子曹睿请皇叔吃了顿饭,饭后,不知为何,曹睿将母亲的遗物玉镂金带枕送给了曹植。曹植睹物思人,恍然隔世,借着酒精的作用,文思激荡,酣畅淋漓写了千古名篇《感甄赋》。奇怪的是,一向刻薄的曹丕似乎对此不曾加以追究(不过也不奇怪,曹丕早已坠入新宠郭美人的温柔乡),但到了明帝曹睿继位,觉原赋名字不雅(做儿子的还是比较敏感这个),遂改为《洛神赋》(参考唐朝李善为《文选》所做的注文)。当然,对于曹植这位和母亲纠葛不清的叔叔,曹睿难解芥蒂,因而一再徙封不已。只可怜曹植这个痴情才子,半生恍如飘萍,终寂寂无欢而死。

挥别曹植这段虐心的苦恋,我们再来谈一段哀怨的绝恋,而且,这场恋情的结局颇为惊怖。恋情的男主角叫夏侯尚,是曹魏名将夏侯渊的侄子。只不过,这个封建社会的“富二代”,没有买辆宝马车让诸多美女在里面哭上一辈子的潇洒,却无端多了一份身不由己。迫于政治需要,我们这位夏侯公子取了曹操家的闺女为妻(曹操的养子曹真的妹妹)。不知是不是这场政治摊派,让夏侯尚产生了逆反情绪,总之,小两口的关系不算太好。更让这位曹家正室难堪的是,夏侯尚居然对一位偏房小妾颇为宠爱。明媒正娶的居然败给了“二奶”,于是到皇帝哥哥曹丕那里哭哭啼啼 。偏偏曹丕又是一个刻薄的人,岂容一个路边的野花踩到曹家的金枝玉叶头上,因此派人将这个小妾绞死了。爱妾的无端死亡让夏侯尚大病一场,整日里神不守舍精神恍惚。把爱人安葬了以后没几天,他就受不了这种天人相隔的思念,又跑去把坟墓挖开,与心爱的女人再次相会(“尚悲感,发病恍惚,既葬埋妾,不胜思见,复出视之” 《三国志?诸夏侯曹传》)。刨尸相会,这场活脱脱的三国版“人鬼情未了”终究还是让人不寒而栗。不久之后,我们这位痴情的夏侯公子终于如愿以偿,欣然在黄泉路上同心爱的“聂小倩”再续前缘了。

玩笑三国(六七):三国时代三个痴情男人的旷世之恋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告别了惊怖的绝恋,最后我们再来讲一段热烈的狂恋。这场恋情的主角叫荀粲,是曹操肱骨之臣荀彧的小儿子。他的老爹荀彧有个习惯,极其重视自己的个人形象,每次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喷“香水”,于是世人皆乎“荀令留香”。当然,作为“香帅”的儿子,荀粲骨子里是少不了风流倜傥。无视圣人之道,热衷玄学清谈,年少轻狂的荀粲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这位“官二代”甚至大言不惭:女人就要漂亮,那些妇德神马的都是浮云(“妇人德不足称,当以色为主”《世说新语》)。如此轻佻不经,简直就是活脱脱祸害良家闺秀的臭皮囊转世。

当然,对于才貌双全的荀粲来说,虏获女孩子的芳心是件信手拈来的小事,骠骑将军曹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这样上了荀家的花轿嫁了荀家的郎。这小两口子的婚后生活,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:容服帷帐甚丽,专房欢宴。可见,两人的性生活是相当地“给力”的,几乎夜夜上演“玉蒲团”。不也许是纵情过度,也许是天妒鸳鸯,这场两情相悦的狂恋并没有延续太久。几年之后,荀粲的老婆突然高烧不退,危在旦夕。荀粲为了给老婆降温,居然在寒冬腊月脱得精光站在院子里,然后亲自钻到被窝里抱着生命垂危的老婆,希望能够让老婆退烧(不知顾长卫导演的《最爱》里,商琴琴为热病发作的赵得意退温的灵感是否来源于此)。

玩笑三国(六七):三国时代三个痴情男人的旷世之恋 - 白马晋一 - 白马晋一的博客

然而,荀粲的努力,依然无法感动上天。曹氏离世之后,我们昔日的风流才子荀粲从此一蹶不振。荀粲的狐朋狗友们见状,都来劝他再婚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挂念窝边草。何况,兄台你老婆只是胸大无脑,何必伤心到这种程度呢?(妇人才色并茂为难。子之娶也,遗才而好色。此自易遇,今何哀之甚?)”荀粲回答也是痛快:“佳人难再得!顾逝者不能有倾国之色,然未可谓之易遇。”从此,荀粲闭门谢客,把自己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。因为悲伤过度,痴情的荀粲终于魂归美人乡,时年二十九岁。

曹植的苦恋、夏侯尚的绝恋、荀粲的狂恋,三国时代三个痴情男子用自己的凄凉感情经历告诉了世人:其实,男人也可以很有“爱”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